CAR T 细胞疗法治疗 HIV

来源: 生命奥秘 / 作者: 2019-08-13
0 0

一些被称为 “精英控制者” 的 HIV 感染者拥有异常强大的免疫系统,可以在不服用药物的情况下利用自身免疫力抑制 HIV 病毒。如今,一个研究团队试图使用一种在癌症治疗中大获成功的工程方法来模仿这些精英控制者,从而治疗 HIV。

该策略增强了杀伤 T 细胞识别和摧毁艾滋病毒感染细胞的能力。简单来讲,研究人员将嵌合抗原受体(CAR)的基因添加到 T 细胞中,然后 T 细胞就会加强对 HIV 病毒的攻击。该研究成果发表在本周的《科学转化医学》(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上。该研究表明,工程化 CAR T 细胞在体外研究和小鼠艾滋病模型实验中表现良好。他们希望明年推动该抗 HIV CAR T 细胞进入临床试验。一件有意思的事情是,在 20 世纪 90 年代末 CAR T 细胞的最初出现是为了抗艾滋病毒,但失败了。东方不亮西方亮,随后 CAR T 细胞在一些癌症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因此,CART 疗法重新靶向艾滋病毒意味着这项技术现在 “找回了初心”。

抗 HIV 药物在控制艾滋病毒方面效果惊人,但并非对所有人都有效,也并非没有副作用。这就是为什么一小部分被称为精英控制者的患者长期以来吸引着研究人员的注意力:他们的免疫系统在没有药物的情况下能在几十年内自然地抑制 HIV。现在,一个团队受到老鼠实验成功的启发,希望为感染艾滋病病毒的患者提供专门针对艾滋病病毒的免疫细胞,从而在临床中创造出精英控制者。

尽管这种免疫策略有风险,但是它是建立在日益流行的癌症治疗的基础上的。CART 疗法中,T 细胞被设计成具有表面蛋白,即嵌合抗原受体(chimeric antigen receptor, CAR),能够识别肿瘤细胞表面的标志物,并摧毁癌症。这种 CAR T 细胞也可以被用来识别和消灭 HIV 感染细胞。早在 CAR T 细胞被证明具有抗癌价值之前,这种方法就在 HIV 感染者身上进行了测试,但完全失败了。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Francisco)的 HIV/AIDS 临床医生 Steven Deeks 指出,该领域希望 “把从癌症中获得的知识转移回 HIV,完成这个循环”。

这项新研究由宾夕法尼亚州匹兹堡大学(University of Pittsburgh)的研究人员进行;马里兰州盖瑟斯堡的生物技术公司 Lentigen 和纽约市的阿尔伯特 · 爱因斯坦医学院( Albert Einstein College of Medicine)则使用了一种比 Deeks 的 CAR T 更复杂的 CAR 策略。干细胞生物学家 Hans-Peter Kiem 表示,这种策略很有希望,而且似乎比过去尝试过的方法更有效。Kiem 在华盛顿州西雅图的弗雷德 · 哈钦森癌症研究中心(Fred Hutchinson Cancer Research Center)对白血病和淋巴瘤患者的 CAR T 细胞进行了测试。

在近日发表在《科学转化医学》(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的这项新研究中,研究人员对 T 细胞进行了改造,使其包含编码两种 CAR 的基因,每种 CAR 都针对 HIV 表面蛋白的不同部分。在试管研究中,这种 “duo-CAR – T”(双 CAR T)细胞能有效杀死感染多种 HIV 变体的白细胞。

研究小组还将 CAR T 细胞和感染艾滋病病毒的人类细胞几乎同时注射到具有 “人性化” 免疫系统(啮齿动物通常不会感染艾滋病病毒)的小鼠脾脏中。一个星期后,当研究小组从小鼠的脾脏中提取出病毒时,6 只小鼠中有 5 只没有检测到艾滋病毒 DNA,它们的平均病毒水平下降了 97.5%。

在随后的小鼠实验中,研究小组测试了 CAR T 细胞的其它几种变体,以找到最佳的成分组合。它希望这些 CAR T 细胞能把更多的患者变成精英控制者。随着时间的推移,它甚至可能治愈 HIV 患者。

阿尔伯特 · 爱因斯坦医学院的免疫病毒学家 Harris Goldstein 进行了小鼠实验。他指出,HIV 病毒可以轻易改变其表面蛋白的某些区域,并躲过工程杀手细胞的识别,而这种 CAR T 细胞有望克服这个阻碍。Goldstein 表示,通过同时与这种蛋白质上的多个区域结合,双 CAR T 细胞方法 “使艾滋病毒更难在结合物周围发生突变”。

除了将 CAR 基因植入杀手 T 细胞(T 细胞以表面蛋白 CD8 为标志)之外,研究人员还对 CD4 T 细胞进行了修饰。调节免疫反应的 CD4 细胞是艾滋病毒最喜欢的攻击目标,它们的受损是艾滋病的病理标志之一。研究人员发现,被设计用来携带 CAR 的 CD4 细胞对艾滋病病毒具有很强的抵抗力,这可能是因为 CAR T 结合体破坏了复杂的感染过程,在这个过程中,艾滋病病毒首先连接到 CD4 受体,然后再连接到第二个受体。

然而,在老鼠或试管中起作用的药物可能对人体不起作用,CAR T 细胞治疗可能是危险的。Kiem 不确定这是否适用于没有恶性肿瘤的病人。这种治疗方式需要先使用毒性化疗来杀死病人的一些自然 T 细胞,为新的 T 细胞植入创造 “空间”。更重要的是,在一些癌症患者中,CAR T 细胞对免疫系统的作用太大,以至于治疗破坏了他们的器官。

Deeks 希望明年针对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的 CAR T 细胞治疗进行一项小型研究,病人在接种 CAR T 细胞之前先进行最少的化疗。这项研究将招募使用抗逆转录病毒药物控制感染的人群,让他们停止服用药物,看看注入的 CAR T 细胞是否能抑制艾滋病毒。Deeks 认为,CAR T 细胞在癌症治疗方面取得了巨大进展,因此有理由扩大它们在艾滋病治疗方面的应用。

他承认,相比于别无选择的癌症患者,接受抗逆转录病毒药物治疗且效果良好的艾滋病毒感染者可能更难接受 CAR T 细胞治疗的风险。有利的一面是,如果它起作用,这些患者可能会长期或永远停止服用抗逆转录病毒药物——如果它无效,患者还是可以重新使用药物。Deeks 相信,他会找到愿意冒险的人,哪怕只是为了进一步研究一个有前途的想法,帮助其他感染者,也会有人愿意承担风险。

原文检索: Jon Cohen. (2019) Cancer therapy returns to original target: HIV. Science, 365: 330. 张洁 / 编译

声明:本网所有文章(包括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bio360.net ),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文章评论(0)
使用匿名身份评论
  • 暂无评论,请抢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