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NA 分析揭示古人类血统错综复杂

来源: 中国科学报 / 作者: 2020-03-25
0 1

非洲古人类种群的交融程度可能比人们认为的要高得多,这是人类基因历史研究的一个新发现,它源自对之前在人类基因研究中代表性不足的群体的基因组测序。3 月 20 日,相关研究成果发表于《科学》。

“我们发现了很多以前未知的基因变异。” 英国维康桑格研究所的 Anders Bergstrom 说。

Bergstrom 和同事对来自全球 54 个不同群体的 929 人的基因组进行了测序,这些群体来自欧洲、中东、非洲、美洲、中亚、南亚、东亚和大洋洲。

他们发现了成千上万的新基因变异,这些变异在其研究的许多人群中都很常见,但由于现有数据库中缺乏欧洲血统以外人群的 DNA 序列,这些变异此前被忽略了。

Bergstrom 和同事发现了基因在不同人群间流动的更多证据,而不是一个分化的家谱。“它更像是一张交错的网。”Bergstrom 说。这暗示了远古人类是如何 “走出非洲” 的。相比于分裂成两个群体、彼此再不相见,人们可能以一种更复杂的方式继续在群体之间流动。

研究人员还发现了远古人类祖先与其他原始人交融的更详细证据。人类祖先与包括尼安德特人和丹尼索瓦人在内的古人类群体发生了交融,但迄今还不清楚这种情况发生的频率,以及他们与某些群体的交融是否多于同另一些群体的交融。

Bergstrom 团队研究证明,今天世界上许多不同种群人类在其基因组中都有相同的尼安德特人 DNA 片段,但是不同种群人类携带的丹尼索瓦人 DNA 片段则不同。这表明人类祖先在迁出非洲后,可能与一个单一的尼安德特人群体以及许多丹尼索瓦人群体交融。

新数据分析也暗示了大约 15000 年前,美洲早期人类的数量比之前认为的要多。Bergstrom 说,所有发现均表明,对全世界在人类基因研究中代表性不足的人群进行 DNA 测序具有巨大价值。“这不是故事的结局,我们需要更多的测序。”

“目前的基因研究很大程度上是以欧洲为中心的。” 美国布罗德研究所的 Alicia Martin 表示,“为了确保基因技术的公平和更好地理解人类历史和人类学,我们需要在研究中体现人类多样性的广度。”

Martin 说,这些发现还表明,在不同人群中有更多的未分类的人类遗传变异,包括许多可能与疾病相关的基因变异。(文乐乐)

相关论文信息:https://doi.org/10.1126/science.aay5012

声明:本网所有文章(包括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bio360.net ),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文章评论(0)
使用匿名身份评论
  • 暂无评论,请抢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