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年两院院士增选启动,屠呦呦能否破格当选?

来源:新华社 / 作者: / 2017-01-12
0 3 397

2017 年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院士增选工作近日启动。刚荣获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的屠呦呦此次能否当选院士?

据了解,屠呦呦曾几次被提名为院士候选人,但均未当选。而今,她是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国家最高科技奖“双料”得主,但已 86 岁高龄,是否有可能赶上院士“末班车”呢?

作为我国设立的科学技术、工程科技领域的最高学术称号,两院院士历来受各界关注,两年一度的增选工作亦备受瞩目。中科院相关人士表示:“本次增选延续了‘去行政化、去利益化’的院士制度改革精神,院士候选人由院士和学术团体推荐,不受理本人申请。”中国工程院则以党组名义向全体院士发出公开信,希望共同守护这一称号的荣誉性,在提名和评选时把好“入口关”。

1. 被推荐人“一般”不超过 65 岁

去年 12 月中科院学部主席团会议修订的《中国科学院院士增选工作实施细则》(以下简称《实施细则》)规定,每次增选名额基数为 60 名,院士候选人由院士和学术团体推荐。为了“去行政化”,过去的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推荐“通道”已关闭;公务员和参照公务员法管理的党政机关处级以上领导干部,原则上不能成为院士候选人。

为了适应新兴和交叉学科、国防和国家安全领域发展需要,中科院学部主席团将采取特别推荐机制,给这些领域的科技专家开辟通道。今年院士增选重点关注的新兴和交叉学科为:数理与信息安全、化学生物学、药物科学、环境科学、信息与数学、能源科学。院士受常委会委托推荐新兴和交叉学科候选人,不占院士个人推荐名额。

院士群体年轻化,也是院士制度改革的一个重点。《实施细则》指出,要特别注意推选符合标准和条件的优秀中青年科技专家。被推荐人年龄(按增选年 6 月 30 日实足年龄计算)一般不超过 65 岁。在各学部正式候选人中,60 岁(含)以下的一般不少于三分之一。

2.65 周岁以上需得到 6 名院士推荐

业内人士表示,尽管《实施细则》规定“被推荐人年龄一般不超过 65 岁”,但也为 65 岁以上科研人员开了一条通道:“对 65 周岁以上的候选人,需要 6 名或 6 名以上院士推荐,且至少有 4 名院士所在学部与该候选人被推荐的学部相同方为有效。”这个推荐门槛是比较高的,因为对于 65 周岁以下科研人员来说,“获得 3 名或 3 名以上院士推荐,且至少有 2 名院士所在学部与该候选人被推荐的学部相同”即可。

也许有人会问:屠呦呦已是诺贝尔奖、国家最高科技奖得主,还有必要“追封”她为院士吗?

业内人士表示,两院院士是荣誉称号,与这两个大奖没有必然联系。如果屠呦呦得到至少 6 名中科院院士推荐,并提交了相关材料,就可进入院士评选流程。

2015 年 10 月 5 日,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卡罗琳医学院“诺贝尔大厅”的大屏幕显示中国女科学家屠呦呦的科研成果。

3. 研而优则“士”,真的是一种增选逻辑吗?

那么,屠呦呦研而优则“士”,大奖之后当院士,真的是一种增选逻辑吗?

根据有关章程,院士既非职务,也非职称,理论上也不带来任何职权。有院士曾坦然表示:“院士出了‘院子’,就不该是院士了。”其实,当院士也不是什么奖励,并没有诺奖的数十万美元奖金,也没有国家最高科技奖的数百万元奖金。

然而,整个社会,对院士二字的“内涵”,理解过于宽泛。想到了学术荣誉之外的种种头衔、种种地位、种种资源。

院士抬头与官员抬头尤其不宜叠加,或产生潜在关联。今年院士增选,在社会关注度较高的“党政机关处级以上领导干部原则上不作为候选人”方面,两院均进一步明确公务员身份的认定、参照公务员法管理身份的认定、军队系统行政干部的认定等。

有时,一个学校、一个院所、一个企业甚至一个地区,把院士奉为一座高高在上的“泰山”,赋予他们一长串的社会职务,同时也把重若泰山的额外负担压在院士头上,想借着“院士光环”为本方带来项目、带来经费、带来名声。于是,有院士当然多多益善,没有院士也要“争”出一两个来。

为何如此热衷搞“院士公关”?无非是把对科技创新工作的重视,变成对院士称号的重视,简单地认为本地区、本单位评上的院士越多,就说明科技创新工作搞得越好,自己的“政绩”也越发显著。

如此异化的院士价值观,让院士在无形的社会压力中应接不暇、应酬不及,不易正常发挥院士学术方面的本责本位。比如,会不会有人请“屠呦呦院士”作为某社会组织会长开评奖会,请“屠呦呦院士”作为某学术期刊主编挂名论文……这难免招致他人怨意,甚至连院士自己也怨起自己。假如真有“屠呦呦院士”,或许也会自叹不希望成为这样一名“怨士”。

当下,不少人眼中的院士,其实负荷着不少并不属于科研领域的重载。假如诺贝尔奖、国家最高奖得主屠呦呦,也有了崇高而沉重的“院士”身份,可能也免不了承载许多不该承载的内容。这位“85 后”老教授如不当院士,也许更有利于科研大奖归于本义,也有利于院士返其本真。

正如屠呦呦教授自己就青蒿素研究所言,“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而且在院士退休制、打破终身制的院士制度改革背景下,她说“我希望能有青年科研工作者能把接力棒传递下去。”但愿,这份现实而真实的夙愿可以如愿。

不久的将来,屠呦呦这个名字会不会出现在“中科院院士有效候选人”名单中?让我们拭目以待。

院士制度:

院士是学术界的最高荣誉称号。17 世纪中叶,法国最早建立院士制度。此后,其他国家纷纷仿效法国,成立科学院,聘选院士。

中国的第一批院士产生于 1948 年。

新中国成立后,中国科学院酝酿建立学部制。

1955 年,中国科学院正式宣布成立学部。

1993 年 10 月,国务院决定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改称中国科学院院士。同年,中国工程院成立。

自 1997 年起,中国科学院与中国工程院同步进行每 2 年一次的院士增选。

1998 年 7 月起,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实行“资深院士”制度,年满 80 周岁的两院院士被授予“中国科学院资深院士”或“中国工程院资深院士”称号。两院同时还实行外籍院士制度。

截止目前,中国科学院院士总人数为 750 名,中国工程院院士总人数为 807 名。

关注微信公众号(bio360),定时推送,福利互动精彩多
7

参与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评论

换一换

希望获得关于植物基因编辑最新技术,如高彩霞老师刚刚在Nature Commnication 上发表的文章,以及陈其军老师实验室工作。

我爸爸也是帕金森综合症,但愿研究成功的日期可以缩短,缩短,缩短

我比较关注植物上的基因编辑技术的一些前沿技术,我自己也在做这方面。

@匿名我妈妈也是帕金森病人,发病前腹泻发高烧一个星期,出院后就得了帕金森了,希望这情况对研究帕金森有帮助

 关注生物360微信

关注生物360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