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拿诺奖 这事不稀奇

来源:中国科学报 / 作者: / 2017-02-27
0 5 589

“作为一名女性科学家,您认为在科研中女性要比男性付出得更多吗?”

“我不是男性,我无法比较。”

“您对女性配额问题怎么看?”

“谁说要实行女性配额的?我不了解,你可以去问支持它的人。”

这两个回答来自诺奖得主阿达 · 约纳特(Ada Yonath)。2 月 23 日,约纳特被天津大学聘为名誉教授。在授予仪式前的集体采访中,她直接而带有批判性的答复让现场气氛有些紧张。

2009 年,约纳特和另两位科学家一起获得了诺贝尔化学奖。这让她成了当时以色列诺奖得主中的第一位女性、中东地区诺贝尔奖得主中的第一位女性、在 45 岁前获得诺贝尔奖的第一位女性。

自从获得了诺奖,在很多公开场合,她都会被问到 “性别” 问题。不过,每一次她都坚持认为“女性获诺奖不是件‘特别的事’”。

其实,这样的质疑、批判和坚持的性格,不仅存在于她日常的交流和思维中,更成就了她独特的科研个性。

过去的数十年里,约纳特的科研路上一直充斥着质疑声。在她取得科研突破前,几乎没有人相信她选择的那条路可以成功。

长期以来,抗生素耐药性问题一直是世界难题,人类将希望寄托于研制新的抗生素。目前,40% 左右临床有效的抗生素是通过抑制核糖体的某些特定结构,进而杀灭细菌的。核糖体是细胞的蛋白质 “合成车间”,如果能够阻止细菌核糖体的正常工作,就能够阻止细菌生长。于是,了解细菌核糖体结构,成为破解难题的关键。

1987 年,约纳特在一次学术研讨会上提出了自己的想法——冷冻细菌核糖体及其他相关有机体,并用 X 射线造影成像,以研究核糖体结构。“这是大家都认为不可能成功的科学研究。” 天津大学药物科学与技术学院院长杰伊 · 西格尔(Jay Siegel)在评价约纳特时说。

约纳特的想法,当时被不少科学家认为是 “疯狂的”“不可能实现的”,“有些人觉得我不知道自己在干些什么,我甚至被认为是‘村里来的傻子’。” 出身贫困的约纳特曾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不过,约纳特坚信自己的想法是正确的,并在这条道上一走就是 20 多年。最后,她成为核糖体研究领域的先行者,并发现了不同抗生素与细菌核糖体结合的 20 多种不同模式。

“我们通过对核糖体精细结构的解析,可以定向设计出对病原菌核糖体抑制力更强的抗生素。” 约纳特说,开发可降解的抗生素将会是控制病原菌耐药性的新方向。

由于每天都在思考核糖体的问题,约纳特的实验室为她画了一幅名为 “满脑子核糖体” 的漫画。漫画里,约纳特满头的银色卷发被乱成一团的核糖体替代,她的胸前戴着诺贝尔的金色奖章。这幅漫画被约纳特在不同的演讲会上展示过。

“无论对于男性还是女性来说,科学研究都很难。科研里,最难的永远不是性别。科研的过程很辛苦,无论男性还是女性都应该保持优秀,应该心存探索未知的好奇心,并将科学研究作为一项爱好。” 约纳特在集体采访结束后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

采访结束后,在旁边等待已久的学生冲上前来,请求与约纳特合影留念。当摄影者用英文喊完 “1、2、3” 并按下快门键后,约纳特微笑着问摄影者:“可以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喊‘1、2、3’吗?”

关注微信公众号(bio360),定时推送,福利互动精彩多
11

参与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评论

换一换

广东省的护士可以吗?

这是真的吗?什么时候上市

希望对腺泡状肉瘤有效

期待加等待。

 关注生物360微信

关注生物360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