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 成绩不再是申请美国研究生的必需品,其学业预测能力受到教师质疑

来源:科研圈 / 作者: / 2017-09-06
0 6 632

美国研究生入学考试(Graduate Record Examination,GRE)曾是美国高校院所研究生入学的“统考”。 图片来源:iStockphoto

作者 Maggie Kuo

翻译 薛钰

审校 魏潇

美国密歇根大学的生物医学研究生项目在 8 月下旬宣布,申请其博士生课程的学生将不再需要向校方提供 GRE 成绩。

生物医学课程项目(PIBS)主任斯科特 · 巴罗洛(Scott Barolo)在公告中写道:他们对现有证据进行了审查,隶属于该课程项目的教职工和学生们之间也进行了公开讨论,发现用 GRE 成绩对学生表现的预测能力“往好处说也是微弱的”,而且这项考试明显不利于女性、少数民族和社会经济背景较差的学生。

巴罗洛补充道:继续要求“学生在这项考试中投入资金和努力,但我们的教师并不认可它对于学生能力评估的有效性,这是一个有问题的政策”,所以他和研究生及博士后办公室在研究后决定,从 2018–2019 招生周期开始,取消对 GRE 成绩的要求。这项公告发布后,巴罗洛在接受《科学》的“职业”栏目(Science Careers)的采访时表示,如果申请者选择提供 GRE 成绩,PIBS 将在明年春季之前决定是否仍然承认,以及如何处理这些分数。

巴罗洛在今年早些时候启动了对 GRE 要求的全面复审,此前该大学的研究生院已经变更了招生政策,而且 PIBS 的主要研究资助来源机构也已经决定取消对 GRE 成绩的要求。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在 2015 年改变了机构培训补助金和个人奖学金关于 GRE 成绩要求的政策。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SF)的研究生助研奖学金项目于 2010 年起不再要求 GRE 成绩。PIBS 的成员在 8 月初的一次市政厅会议上对他们的观点进行了讨论。那些希望学生继续提供 GRE 成绩的教师提供了一些能体现 GRE 分数有效度的例子,并引用了 2007 年的一项元分析所得出的结论,即考试是研究生在学校表现的良好预测因子,与学生背景无关,且不受备考的影响。而那些支持取消 GRE 成绩要求的教授则认为,参加 GRE 考试需要的成本和赴考准备对来自低收入家庭和边远地区的学生尤为不利,还指出研究发现 GRE 考试对来自弱势群体的学生不利,而且并不能对学生在研究生院取得的成绩做出有意义的预测。

一张 GRE 成绩单 图片来源:happyschools.com

尽管对大多数教授来说,GRE 考试已是一段遥远的回忆,但对于那些参加市政厅会议的学生们来说,他们对 GRE 考试仍记忆犹新。学生们在会议上发声支持取消 GRE 成绩这一要求。他们认为,GRE 考试评估的是他们的应试策略,比如排除错误选项,从提问方式中找漏洞从而得到答案等——这是他们在研究中从未使用过的技能。开始第六年研究生生活的学生尼古拉斯 · 席尔瓦(Nicholas Silva)在推特上提到了参加会议的情况,并在一次后续的采访中表示:“我并不觉得 GRE 是衡量我在研究生阶段取得的成绩的真正指标。”他坦言,他的 GRE 成绩远远低于平均水平,但他的研究生课程成绩出色——要知道,GRE 成绩通常被认为是可以预测研究生课程成绩的——尽管曾在三年级的时候因为换实验室而受挫,他还是能在明年夏天顺利拿到博士学位。

一家美国的教育考试机构统计了 2013 年哈佛大学研究生入学的 GRE 分数线 图片来源:quora.com

随着公告的发布,PIBS 成为了那些不再需要 GRE 成绩的的理工科博士项目中的一员,并且它们的数量正在逐渐增长。这些博士项目的招生委员会主席告诉《科学》“职业”栏目,已经实施这一政策多年的项目并没有感觉要被迫恢复对 GRE 成绩的要求。希亚姆 · 沙布拉尼(Shyam Sablani)是华盛顿州立大学生物系统工程的副主席,他的研究生项目不仅不要求 GRE 成绩,甚至它们都不会出现在教师所看到的申请表上。沙布拉尼说,在他任职于这个部门的十年中,关于恢复 GRE 成绩要求的问题已被提出过两次。但每一次,部门最后都达成了一致,认为申请表的其他部分同样能提供 GRE 成绩所能洞见的信息,而且在按照不要求 GRE 成绩的政策招到的研究生中,有许多已经走上了成功的职业道路。

其他一些研究生课程已经有几年不对 GRE 成绩有要求,但他们仍保留着发送分数的选项,而且确实收到了不少申请者提供的 GRE 成绩单。然而,已在印第安纳州西拉斐特普度大学化学项目招生委员会工作 6 年的苏珊娜 · 巴特(Suzanne Bart)说,如果申请者提供了 GRE 成绩,招生委员会也会看看。但他们不会把 GRE 作为硬性要求,因为这个考试会给申请本校的学生带来经济负担。她指出:“我们真的不认为 GRE 是一个能代表学生在学业中将会如何表现的指标。”

对于密歇根大学的学生来说,虽然他们自己已经完成了 GRE 考试,但这场发生在学校教职工之间的讨论却激起了他们对科学多元化、确保人人享有平等机会的热情。PIBS 的五年级博士生莎拉 · 王(Sara Wong)在推特上直播了市政厅会议,她告诉《科学》“职业”栏目:“这将是未来研究生的选择,而这些人将会成为你的同事。这会影响到整个博士生群体,所以对我们大家来说都很重要。”

原文链接:http://www.sciencemag.org/careers/2017/08/biomedical-phd-program-major-research-university-drops-gre-requirement-admission

关注微信公众号(bio360),定时推送,福利互动精彩多
12

参与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评论

换一换

这题目取得,直接说让人类灭亡得了

是不是要多吃酸奶,使肠道菌群合理

中国是个14亿人口的大国,也是患癌大国,然而投入治癌药的科研确少的可怜,希望国家多点资金鼓励正在研发抗癌药的科学家,少买美债。

Palermo这个人害惨世界上很多人

 关注生物360微信

关注生物360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