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洁夫针砭时弊:社会办医的隐性壁垒并未打破

来源:健康点 / 作者: / 2017-09-06
0 5 535

9 月 2 日,全国政协委员、中央保健委员会副主任黄洁夫在“2017 中国社会办医暨医院管理高峰论坛”上继承了以往针砭时弊的风格,他用一种非常平和语气,一针见血地指出了社会办医遇到的问题。

黄洁夫认为,现在医改频频提到“回归公益性”。然而,不管是公立医院也好还是私立医院也好,所有的医院本身就具有公益性。

“所以,不存在回归公益性的问题。回归公益性的不是在医院和医生,而是在政府。” 黄洁夫认为,“不能怪医生没有公益性,这个事儿政策上要讲清楚。”

“一讲民营医院就等同于莆田,这是非常错误的。” 他同时指出了一个非常不合理的社会现象。他认为,乱象背后的根源是,很多隐性的壁垒未打破,未创造一个很好的社会办医的环境。

和以往一样,黄洁夫拿台湾社会办医的发展举了例子。他指出,台湾在 1995 年实施全民健保的时候,80% 是政府办的医院,只有 16% 是民营办的医院。可是到了 2016 年,这个数字倒过来了,台湾 80% 的是民营和财团办的医院,只有不到 20% 是政府办的医院。长庚医院等优秀的社会民营医院,从医疗水平和服务态度,完全可以和台大医院比较。

黄洁夫随后批评了目前中国公立医院创收的现象。他指出,从严格的意义上说,中国公立医院不是公立医院。93% 的公立医院创收,要靠从病人的服务中去挣钱。医院的院长和医生考虑的是怎么创收,这不是公立医院。“与此同时,我们讲的私立医院,我们现在没有一个真正的像长庚那样,尽管有些萌芽,但很不成熟。”

他认为从政策层面,应该让公立医院真正的办成公立医院,让民营医院成为真正的民营医院。想要把社会办医搞好,关键的问题在公立医院的改革。公立医院的体制不进行改革,民营医院就处在一个瓶颈。而民营医院的发展关键就是医疗卫生人才获取,市场还不能在医疗资源配置上起决定性作用。

“所以,我们一定要把这支队伍变成一个可以自由流动的队伍。” 他进一步指出,“医生本身就是自由执业,可以在政府办的医院工作,也可以在民营办的医院工作,他也可以两个地方都可以去。”

他以自己在澳大利亚的老师举例,这位老师有两天半的时间在自己的医院工作,也在公立医院工作,他在政府办的医院不挣钱,而是挣名气、社会地位。但他在自己的医院赚钱。“公立医院改革也一定要形成这样的体制,让医生可以自由流动。这个自由流动当然有规矩,不是无原则的多点执业,要保证在政府职能的情况下多点执业。”

黄洁夫非常希望,有责任的企业做医疗,希望出现有家国情怀的企业家,把社会办医作为自己的终身的一个职责。“这样的医院是公益性的,不是为了赚钱。要想赚钱,你就不要来医疗,医疗本身就不是赚钱的地方。从事医疗是什么?就像王永庆先生当年办长庚医院一样,他当年说要‘取之于社会,用之于社会’。当时想的是不赚钱,但按市场经济规律运营医院后,他没想到长庚医院能赚钱。然后,他又把赚的钱继续开医院、医学院。台湾的社会办医的经验,就是需要有家国情怀的企业家,办好这个社会办医,我想我们需要这样的。中国的社会办医,不能像莆田那样,靠广告、靠欺骗。这种是不能持久的。”

关注微信公众号(bio360),定时推送,福利互动精彩多
11

参与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评论

换一换

广东省的护士可以吗?

这是真的吗?什么时候上市

希望对腺泡状肉瘤有效

期待加等待。

 关注生物360微信

关注生物360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