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血管顶级期刊:350 万大队列来袭,再次证实没有所谓『健康的胖子』,可能也不存在「健康的瘦子」

奇点网 / 2017-10-07
0 0

国庆小长假已经快到尾声了,大家在这个恍恍惚惚吃吃喝喝的美梦中,都收获了些什么呢?长点膘不算什么,毕竟这渗人的秋风那么一吹,让人感觉能与之对抗的就只剩下身上的脂肪君了!

不过不久前,奇点糕才写过一篇关于“健康的胖子”的大队列研究:心血管顶级期刊:醒醒吧,别骗自己了。。50 万人随访 12 年的临床研究发现,健康的胖子可能并不存在 | 临床大发现

研究里面说,与代谢和体重都正常的人相比,代谢健康但超重或肥胖的人患冠心病的风险都会增加。如果说这还不足以让大家放弃对“屯点脂肪好过冬”的执念,那让我们一起来看看下面的研究。

图片来源于:ROLLIN'WILD

最近,来自英国伯明翰大学的 G. Neil Thomas 博士带领研究团队,专门做了一项关于健康型肥胖和心脑血管疾病的研究,这项史上最大的相关性研究涉及了英国 350 万人,随访时间长达 5.4 年。

在调整了各种影响因素后,研究人员发现,与代谢健康体重正常的人相比,代谢健康但肥胖的人患冠心病的风险增加了 49%,患脑血管疾病的风险增加了 7%,而患心衰的风险增加了 96%!

G. Neil Thomas 博士说:“这就再次证实了世界上根本不存在『健康的胖子』这一说。”随后,这项研究发表在了心血管顶级期刊《美国心脏病学会杂志》上。[1]

G. Neil Thomas 博士

那么说了大半天,到底什么是『健康的胖子』呢?我们先来看组数据。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2014 年全世界就有 39% 的女性和 38% 的男性(18 岁及以上)超重,并且 15% 的女性及 11% 的男性肥胖。这意味着,在 2014 年全世界就有近 20 亿名成年人超重,其中一半以上,也就是十亿成年人肥胖。 [2]

而我国肥胖人口的数据也很不乐观。2016 年,中国赶超美国,现已成为全球肥胖人口第一大的国家,有 8960 万肥胖人口(美国肥胖人口为 8780 万人), 其中男性占 4320 万人,女性占 4640 万人。[3]

可以说,在过去的 40 年中,[4] 肥胖在全球已经慢慢成为了诱发心血管疾病的风险因素。[5] 而肥胖通常会引起一些身体代谢异常的情况,比如说高血压、高血脂以及血糖代谢障碍等等。[6] 但是这些代谢异常在每个肥胖的人中表现都不太相同,其中甚至有一类肥胖人群根本不会出现代谢异常的情况,他们被称做『代谢健康型肥胖』。[7-11] 大众媒体亲切的称呼他们为『健康的胖子』。

目前,学界已经有不少代谢分析的研究都证明了,和代谢健康且体重正常的人相比,肥胖的人群患心血管疾病的风险要高。[12-14] 那么,是否『健康的胖子』因为代谢指标正常,就可以避免和心血管疾病相挂钩了呢?

G. Neil Thomas 博士发现,由于过去的研究对『代谢健康型肥胖』的定义都有所不同,并且几乎没有研究把这类人群和大面积的心脑血管疾病案例,比如心衰,脑血管疾病等进行比较,所以博士自己领导了这项史上最大的同类研究。

研究人员从改善健康网络(THIN)的数据库中收集了 1995 年到 2015 年二十年之间,350 万人的健康数据,相当于 6.2% 的英国人口。[15] 数据包含 THIN 系统中 18 岁及以上成人的身体指数(BMI),并且确定所有的参与者在此之前都没有过心脑血管疾病的病史。

为了和过去的研究保持一致,研究者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标准,使用身体质量指数(BMI)来定义体重不足,正常体重,超重以及肥胖。当 BMI 小于 18.5 时是体重不足;BMI 在 18 至 25 之间的是正常体重;BMI 在 25 至 30 之间的是超重;而当 BMI 大于 30 时,则定义为肥胖。[16]

同时,研究者依据英国临床诊断编码,READ 编码,和患者用药的处方记录,来定义参与者是否拥有糖尿病、高血压、以及高血脂这三种“代谢异常”。为了更精准的研究,他们对“代谢异常”进行了打分,分别为 0 分,1 分,2 分和 3 分。也就是说,如果没有其中任何一项,则是代谢健康,那么在“代谢异常”项上得 0 分。每多一项代谢异常就加 1 分。

实验的终点是参与者发生以下 4 种中的任何一件心脑血管疾病的事件:冠心病、脑血管疾病,心衰,以及周围性血管疾病。

结果出人意料,在调整了各项因素后,研究人员发现,和代谢健康体重正常的人群相比,那些虽然代谢健康但是体重不在正常范围内的人,患心脑血管疾病的风险都增加了。

健康人与代谢健康型肥胖人的对比

代谢健康但超重的人群以及代谢健康但肥胖的人群,患冠心病的风险分别增加了 30% 和 49%;患心衰的风险分别增加了 11% 和 96%;而代谢健康但体重不足的人群患心衰的风险增加了 36%,患周围性血管疾病的风险增加了 49%。

与此同时,研究还发现,无论是哪一种体重的人群,代谢异常的分数越高,心衰的风险越大!换句话说,无论体重如何,代谢异常都会增加患心脑血管疾病的风险。

所以说,太瘦的看官们也要注意了,不光没有『健康的胖子』,也很可能不存在『健康的瘦子』,因为即便是没有代谢异常,体重不足也会增加疾病风险。

论文的另一位主要作者 Rishi Caleyachetty 博士指出,他们还观察到,10 名体重正常的人中就有一个人,有一种或者多种的代谢异常,比如高血压或者高血脂等。[17] 简单点说,就是体重正常并不能代表代谢健康。即使是体重正常,也可能存在着代谢异常。

研究人员们一致认为,从此以后不应再使用『代谢健康型肥胖』这个术语,以免误导人们认为个体肥胖可以健康。同时也应该多鼓励肥胖患者,不管代谢状况如何,减肥和定期检测都有利于预防心脑血管疾病时间。

最后,奇点糕还要提醒大家,在仅剩的假期里理性吃喝,争取人人都能把体重调整在一个健康的范围内。

参考文献:

[1] Caleyachetty, R., Thomas, G. N., Toulis, K. A., Mohammed, N., Gokhale, K. M., Balachandran, K., & Nirantharakumar, K. (2017). Metabolically Healthy Obese and Incident Cardiovascular Disease Events Among 3.5 Million Men and Women.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College of Cardiology, 70(12), 1429-1437.

[2]http://www.who.int/gho/ncd/risk_factors/overweight_text/en/

[3] https://biotechin.asia/2016/07/16/obesity-in-china-a-very-real-threat/

[4] Guh DP, Zhang W, Bansback N, Amarsi Z, Birmingham CL, Anis AH. The incidence of co-morbidities related to obesity and overweight: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BMC Public Health 2009;9:88.

[5] NCD Risk Factor Collaboration. Trends in adult body-mass index in 200 countries from 1975 to 2014: a pooled analysis of 1698 population-based measurement studies with 19.2 million partici- pants. Lancet 2016;387:1377–96.

[6] Lu Y, Hajifathalian K, Ezzati M, Woodward M, Rimm EB, Danaei G. Metabolic mediators of the effects of body-mass index, overweight, and obesity on coronary heart disease and stroke: a pooled analysis of 97 prospective cohorts with 1.8 million participants. Lancet 2014;383:970–83.

[7] Rey-Lopez JP, de Rezende LF, de Sa TH, Stamatakis E. Is the metabolically healthy obesity phenotype an irrelevant artifact for public health? Am J Epidemiol 2015;182:737–41.

[8] Bradshaw PT, Stevens J. Invited commentary: limitations and usefulness of the metabolically healthy obesity phenotype. Am J Epidemiol 2015; 182:742–4.

[9] Tomiyama AJ, Hunger JM, Nguyen-Cuu J, Wells C. Weight and cardiometabolic health: new perspectives. Int J Obes (Lond) 2016;40:1331.

[10] Dhurandhar EJ. The downfalls of BMI-focused policies. Int J Obes (Lond) 2016;40:729–30.

[11] Caleyachetty R, Meunnig P, Kengne AP. Misclassification of cardiometabolic health when using body mass index categories. Int J Obes (Lond) 2016;40:1332.

[12] Zheng R, Zhou D, Zhu Y. The long-term prog- nosis of cardiovascular disease and all-cause mortality for metabolically healthy obesity: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J Epidemiol Community Health 2016;70:1024–31.

[13] Kramer CK, Zinman B, Retnakaran R. Are metabolically healthy overweight and obesity benign conditions?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 analysis. Ann Intern Med 2013;159:758–69.

[14] Fan J, Song Y, Chen Y, Hui R, Zhang W. Com- bined effect of obesity and cardio-metabolic ab- normality on the risk of cardiovascular disease: a meta-analysis of prospective cohort studies. Int J Cardiol 2013;168:4761–8.

[15] Vision. The Health Improvement Network (THIN). Available at: https://www.visionhealth.co.uk/ portfolio-items/the-health-improvement-network- thin/. Accessed August 9, 2017.

[16] WHO. Obesity: preventing and managing the global epidemic. Report of a WHO consultation. World Health Organ Tech Rep Ser 2000;894:i–253.

[17] https://www.tctmd.com/news/another-study-challenges-notion-healthy-obese

文章评论(0)
使用匿名身份评论
  • 暂无评论,请抢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