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德年院士:医学院校不能一味拼项目、发论文

中国科学报 / 张思玮 / 2017-11-18
0 0

“衡量一所医学院校最重要的标准并不是发表多少 SCI 文章,而是培养出了多少好大夫。”在中国工程院第十三次院士大会期间,中国工程院院士巴德年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医学院校都应该学习老协和培养医生的模式,注重医学生临床能力的培养,而不是一味地拼项目、发论文。

被誉为中国“巴甫洛夫”的巴德年,从哈尔滨医科大学正校级副校长到中国医学科学院院长、中国协和医科大学校长,再到浙江大学医学院院长。一路走来,他不仅在医学基础科研工作上取得了突出的成绩,而且在医学教育管理、培养高层次医学精英人才以及高等医学教育改革方面的创新举措,更是令人称赞。

终身学习的职业

医生是需要终生学习的职业。目前,中国医学院校的主要培养模式是临床医学五年制,这也是最基础的培养过程。此外,还有临床医学八年制模式。

“不管是临床医学五年制,还是临床医学八年制,目的都是希望将最优秀的生源培养成才。”巴德年认为,目前国内医学院校培养的学生主要有四个目标:第一是为了实现健康中国的目标,培养出真正有用,能够服务守护大众健康的临床医生;第二是为了推动促进国家医药卫生事业发展,培养相应的科研人员;第三为了能够使医学院校、医学科研机构薪火相传,培养优秀的教师;第四是培养与医药卫生事业相关的其他人才。

而不管是哪类人才的培养,都需要有一定之规。

采访中,巴德年对“协和模式”比较赞同,他认为,衡量一个医学院校的教育水平,从百姓的拥护程度就可以有答案。比如,现在多数人仍然把北京协和医院作为“求医看病”的最好一站。

那么,为什么协和医学院会培养出优秀医学人才呢?除了优质的生源之外,巴德年认为,重要的是在医学生培养过程中的“继承传统与开拓创新”。

所谓的继承传统是指所有的临床医学生都要经过老协和保留下的“三基三严”训练,还有严谨与规范化的住院医师培训。而开拓创新则是指所有进入协和医学院的医学生在读书期间,都要在北京大学学习 3 年,亲身感受到北大的氛围。

“让学生在北大读书期间,接触到自然科学、人文科学、社会科学等各个学科的熏陶,练就并提高了医学生的综合素质,这样才能更好地从事临床工作。”巴德年说,临床医生不仅要具备渊博的医学知识、丰富的临床经验、高尚的职业道德、严谨的工作态度、科学的思维方法,更重要的能够有效地与患者沟通,调动患者的积极性,提升诊治疾病的能力和效果。

探索培养新模式

不可否认,随着医学教育投入的增加以及师资力量的壮大,越来越多的优秀医学生已经进入临床工作,服务国民健康。

“但要想中国强大起来,能够屹立在世界民族之林,我们必须要有高端的医学人才。”多年来,巴德年一直结合中国的现有条件与政策,探索一条适合中国的临床医学顶尖人才培养模式。

而临床医学博士后项目就在巴德年等人推动下,探索一条适合我国国情并与国际接轨的高端医学人才培养模式。

“它是美国医学教育体系和协和医学院人才培养经验的有机结合。经过三年系统、完整的强化训练,项目将最好的医学生培养为最好的临床医生,将优秀的医学博士变成高水平医生,这既满足人民群众对医疗卫生事业发展的需求,也符合国家对人才培养的需求。”巴德年说。

据了解,去年春天,临床医学博士后项目首先在浙江大学医学院开展试点工作,并取得了满意的效果。2016 年 5 月,北京协和医院也尝试通过临床医学博士后项目进行小规模“医学精英”教育。

全国博士后管委会办公室副主任、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专业技术人员管理司博士后处处长刘建军对该项目曾给出这样的评价:临床医学博士后培养走出了中国医学教育的新战略,有利于吸引高水平医学博士生成长为临床大师,成为医学精英人才和领军人才,符合深化医改和教改的目标要求。

育“精英”须多管齐下

谈到临床医学博士后项目如何考核的问题,巴德年表示:“临床医学博士后重在动手能力,而非科研能力,所以我们在出站考核的指标上也会有相应的调整。”

以外科为例,3 年的临床医学博士后的考核指标主要有完成的手术量、接诊的病人数量、急诊值班的时间等。

“这些指标都是最低要求。”巴德年说,为了保证临床博士后项目达到预期的培养目标,不管北京协和医院还是浙江大学医学院,都在导师团队配置、轮转培训及出国培训的安排、生活设施及待遇等方面做了极大投入。

以北京协和医院为例,每位临床医学博士后都将有自己专属的导师团队。导师将从院士、中华医学会各专科分会主委、学术带头人等当中产生。每组导师 3 至 5 人,医疗、教学、科研全覆盖,另专设 1 名一对一跟踪辅导专职导师,全程零距离帮助学员完成为期 3 年的临床与科研能力培训。

“我们的最后考核并不是毕业论文,而是导师组的综合评判审定。”巴德年特别强调,在培养医学顶尖人才的时候,也不能忽略他们的“后顾之忧”。

不管是临床医学博士后项目,还是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在巴德年看来都是医生的一种劳动付出,这必须要得到尊重和体现。

比如,北京协和医院的临床博士后项目的学员除拥有北京协和医院同年资住院医生的所有待遇外,还将享有临床医学博士后专项补助、公寓式住宿条件及健身等配套生活设施。

“最终,我们希望将一棵医学的‘嫩苗’培育成‘参天大树’。”巴德年期望,未来中国有越来越多的、能够在世界范围内享有盛誉的医学大家。

文章评论(0)
使用匿名身份评论
  • 暂无评论,请抢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