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bio360.net/attachments/meeting_public.jpg

詹姆斯•沃森博士演讲精华大放送!直击 2017 深圳国际精准医疗峰会精彩现场!

2017-04-11 至 2017-04-11结束 深圳

2017 深圳国际精准医疗峰会虽然已经完美收官,但峰会期间精彩瞩目的嘉宾主题演讲、圆桌论坛等内容还没来得及和大家分享,接下来,就让我们一起来回顾一下。第一个重磅,便是 DNA 双螺旋结构发现者、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乐土科学总顾问詹姆斯•沃森博士慷慨激昂的现场即兴演讲,以下为演讲实录:

首先我要道歉,因为我是美国人,我讲不了中文。所以大家可能会需要戴这个没那么舒服的耳机,希望大家能够迁就一下我。如果我是六个月前来到这里,那我要讲的话会和我今天要讲的很不一样。

对中医的刮目相看

其实今天,我特别想讲的一点就是中医是非常博大精深的,虽然中医的科学性在世界范围内受到了争议,包括我以前对中医也有一些怀疑,但现在我慢慢改变了看法。

我的教育史

我今天能来到这里,是因为我很幸运地接受了一些很好的教育,所以,我也希望能够极大地推动教育的普及和发展。教育就需要有好的教材和好的老师,当然也要有好的科学家给予指导。我最早上的是芝加哥大学,这个大学也是世界一流的大学,也是抱负很大的。后面我去的剑桥大学也有顶尖的科学家云集,当然论教育和人才培养,我觉得深圳将会是新世纪的一个新的发展中心,一个好的城市就需要有一个好的大学来去给顶尖的人才发展提供机会,人才不光要多,更要具备很好的想法。我们必须要能够去发现和挖掘真正有智慧的人。

我 15 岁的时候就上了大学,当时很多人已经发现了我,所以提早发现人才,及早发现人才是很重要的,我不是一个小天才,我现在仍然有志向,我仍然对未来有很多的想法,我觉得我现在跟在 65 年前在 DNA 结构探索这个领域一样,是有雄心壮志的。

20 岁的时候,我的老师就说要目光远大,不要只是着眼于目前的工作,当时,生物学的这个研究领域的发展还不是很成熟,急需出现一些重大的科技进步,所以我就关注了这个领域。我觉得其实不管是什么委员会或者是多么厉害的研究机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跟什么样的人在一起,跟聪明绝顶的人在一起能够激励你去思考发展,我是很希望跟聪明的人展开深层交流的。我当时在剑桥的时候是非常愿意互相进行交流的,我们就是不断地聊天,聊天是不用花钱的嘛,但是聊天就会有火花碰撞出来。现在我们手上是不缺钱了,有的时候可能就会觉得钱能够解决很多问题,但是也并不总是这样,我们是通过想法通过理念通过思想来实现创新、来取得成果的,所以我觉得大家的想法是非常重要的,不同的想法汇聚在一起就会有激情的碰撞。

探索攻克癌症之路

我们在发现了 DNA 的双螺旋结构之后,就以为我们应该可以通过基因学来击败癌症了,可以识别那些跟癌症有关的一些基因,然后研发相应的治疗药物就可以了,所以我当时就是希望通过我的一本书来去传播这样的一个想法,这是在 1965 年出版的一本书,这是我在发现了 DNA 双螺旋结构 12 年之后的写的一本书,名字叫做《基因的生物分子学》,那个时候我还在哈佛大学教书,由于各种外界因素科研进展总是很缓慢,,后来我自己掌管了冷泉港实验室,没有人去左右我,没有人干扰我,我可以全身心地投入我的科研工作。

后面我们又写了一本书叫做《肿瘤病毒的生物分子学》,这本书一共有 12 个章节,是 1973 年出版的,我们当时研究了很多病毒,觉得这些病毒可能会影响到有一些基因让我们罹患癌症,我们当时就认为如果我们能够识别出这些关系,能够分离出来一些致病的基因的话,就可能会对癌症的治疗非常有帮助。所以,这在当时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发现,我们也确实在这里面做出了很多的突破。

比如重组 DNA,重组就是说,你要重新去排列基因,这里最主要的事情就是把一些基因分离出来。我们首先找到它们,找到那些跟癌症相关的基因,其中有一些基因是会促进细胞生长的,会让细胞发生异变;另外还有一些基因能够在细胞亚生长的环节中发挥作用。所以后来我们就成立了一些公司,当然时间比较晚,我们建立这个公司是希望能够找到和肺癌相关的基因,后来我们真的找到了这个基因,通过这次发现,我们的实验室就成为世界上发现肺癌基因的一个领先的实验室,但是后来这个进展又停滞下来了,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后来这个基因又不管用了,但是我的这个经历可以说明我们可以找到那些针对癌症相关基因的药物,这是一个未来的一个方向,找到那些药物,药物可以去作用于那些基因,这些药物可以让人活得更长,但最后是不是真的能够打败癌症还是一个未知数,但是我们一定要有这样的希望,希望不灭,我们就一定能够在与癌症的斗争中找到一线生机。

我们知道,现阶段对癌症的治疗主要还是化疗和放疗,我的姐姐曾经患了乳腺癌,她通过化疗的方式得到了治疗,有很多癌症患者虽然通过化疗延长了生存期,但是他们的生命质量却下降了,我们知道这样的一些化疗方法给了人们治疗癌症的一个方向,但是,我们看一看患了癌症的那些人到底能不能活下去,能活多久?有了这样的认识之后我们下一步该做什么呢?我是人类基因组测序的推动者之一,我希望能够通过对人类 DNA 序列的探索找到这样的药物,但是我们现在还没有找到,所以这还是在不断探索的过程中。

现在许多媒体报道说,免疫治疗是治疗癌症的新方法,所谓的免疫治疗,也就是通过免疫的方式来打败癌症,这里的问题是,如果想把人体的自动免疫机制给调动起来的话,那么也就是意味着要让你体内对自己的细胞产生抗体,我也不能够预测癌症的免疫疗法到底前景如何,我只能猜测一下可能它不会成为癌症治疗的终极手段。现在我们唯一可以确定的是,癌症的免疫疗法非常昂贵,它的成本是大部分的美国普通家庭承受不了的,而且没有人说癌症的免疫疗法会便宜下来。

用天然的氧化物来治疗癌症

但是我觉得目前还是有一些可以作为的事情的,我们应当考虑的是有没有办法能够以不用花钱或花很少钱的方式来打败癌症。当然没有一个制药公司会喜欢我的观点,作为人类来说,我希望没有人得癌症,得了癌也能够治好,所以有的时候我们希望能够找到一种比较廉价的疗法来治疗癌症,这可能是一种全新的癌症治疗方法。所以后来,我在五年前写了一篇论文,我觉得我们可以用氧化物来杀死癌症细胞,当我五年前写这篇论文的时候我还在想,我们需要找到更多的基因,或者是找到其中关键的基因,但是现在我的观点已经改变了,我不再那么相信找到基因才是一个根本解决办法。

那么我这个文章是说癌症的细胞可以被氧化物所杀死,所以如果我们看一下细胞,细胞会做些什么呢?细胞是可以通过产生抗氧化物来避免氧化的,所以我提出了在当时很令人惊讶的观点:抗氧化物可能会导致癌症的发生。那么,如果这个观点最终被证实,能不能治疗癌症有所帮助呢?我自己本身是喜欢锻炼的,锻炼就会产生氧化物,那么氧化物就会杀死癌细胞,这是我自己的一个观点,我通过锻炼,也许可以将我患癌症的风险降低 25%。

一般来说,正常细胞里氧化物和抗氧化物的作用是相抵的,而癌症细胞它有可能会比普通细胞产生更多的活性氧(ROS),所以说在癌细胞里,氧化和抗氧化失衡了。所以为什么化疗会失败?原因就在于癌细胞里充满了抗氧化物,所以我觉得要治疗癌症首先要把细胞里面的这种抗氧化物清除掉,这是现在化疗能否起效的一个关键问题,我们现在已经知道怎么把过多的抗氧化物去除,如果多余的抗氧化物被去除的话,化疗就能够发挥相应的作用了。

细胞里面主要的抗氧化物是一些水解物质,癌症的治疗我们举个例子,比如说通过砷来治疗白血病,它(砷)可以减少血液中细胞的抗氧化物,治疗的效果是比较显著的。另外加拿大有一个实验室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相信这种对于氧化物抗氧化物功能的,虽然现在,这个实验室没有得到全世界的认可,但是我对此是有信心的。15 年前比利时的一个实验室就开始通过维生素 C 和维生素 K3 的协同作用来杀死癌细胞;有人发现一种从亚马逊流域的树皮中提取的天然药物有很强的抗癌作用,可能你会觉得这些土著人的这种土方法是不管用的,但是当地人吃这种树皮肯定是有原因的,这个药物它可能能够能清除身体里面多余的抗氧化物,它有效果,但是它的量如果不够多的话,并不能够发挥非常明显的效果;两年之前在波斯顿有一家由一位美籍华人成立的公司,他们宣布说发现了一种药物可以治疗那些对化疗产生抗药性的癌症,其实也是关于抗氧化物的,但是这个公司道路完全是走错了,因为我们看一看它的分子结构你就会发现这个药物本身就会产生活性氧,而问题就在于,我们很多人往往没有考虑到我们自己身上是有这种天然的机制的。

目前我们在人体自身的血液中还没有提取出抗氧化物,但是我觉得未来是可以做到的,我觉得所有的生物体,高级的生物体是能够开启自己的活性氧机制去防癌的,好像上海正在做一些这样的天然类的药物,全球还有很多公司或机构都在研发药物来防止哺乳动物包括人类罹患癌症。这个 ROS 就是活性氧,它对于任何疾病都是天然的保护机制,如果能够提取这样的天然物质的话,就可以去降低癌症化疗时很多的副作用。我来到中国也是希望大家能够通过我的讲话,对很多能够产生活性氧的天然物质产生更多的兴趣,这个才可能是更好地治疗或治愈癌症的途径。

保持乐观,怀抱希望

我就讲这么多吧,但是我是很乐观的,我希望未来,我们能够对这个细胞的这个生长,这个抗氧化物等等能够有更深一步的了解;癌症用价格低廉的药物就能够治愈,而且未来的药物能够对绝大多数的人都起作用。过去几年里面我又有了一个很大的期望,希望癌症能够被攻克之前我还健在,我希望我能够活着看到那一天,谢谢。

关注微信公众号(bio360),定时推送,福利互动精彩多
13

参与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关注生物360微信

关注生物360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