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所在位置:生物360 » 新闻 » “诺奖得主与无锡才女的爱情故事”

诺奖得主与无锡才女的爱情故事

来源:辽沈晚报 / 作者:康宇 / 2013-10-13

/ 7186 / /

诺奖得主与无锡才女的爱情故事

陈路的高中毕业照。二排左起第8位为陈路。 (被访者提供)

记者赴无锡采访陈路的老师和同学还原一位真实的诺奖夫人参加学术会议时一见钟情,两人均低调淡定醉心学术

2013年10月8日下午,江苏省无锡市辅仁高中的老师陈衍生的家里突然热闹起来,来了好几拨记者。原因是她20多年前教过的一个女学生的外国丈夫刚刚获得了2013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这名被陈衍生认为是她教书42年中“最优秀和完美”的学生叫陈路,她的丈夫是世界知名的分子和细胞生理学专家、新科诺奖得主托马斯·祖德霍夫。“其实,即便是陈路获奖,我也不会感到意外,她真的特别优秀。我看到报道中提到的托马斯的研究领域,就觉得这背后一定也少不了陈路的付出。”陈衍生告诉记者,陈路已经在给她的国际长途中确认,她和丈夫托马斯的学术研究领域相同,他们的这段异国情缘也是结缘于一次学术会议。

三年前陪妻子回母校做演讲

陈衍生最近一次见到陈路是在2010年夏天。当时,陈路正身怀六甲,她和丈夫托马斯的第二个孩子即将出生。“陈路当时还特意回到母校江苏省无锡市辅仁高中,给学生们作了一次演讲,激励正在苦读的学弟学妹们。”陈衍生回忆说,当时托马斯也一起回来的。

作完演讲当晚,陈衍生应邀和陈路一家人一起吃晚饭。陈衍生记得,陈路并没有介绍太多她丈夫的情况,只是跟同桌的亲友说“我先生很优秀,比我优秀,他多次应邀到中国讲学”。这样简单的介绍却让陈衍生暗暗吃了一惊,“你知道,因为陈路已经非常出色了,还得过‘麦克阿瑟天才奖’,比她还优秀,能让她欣赏佩服的人一定特别了不起。”在那次饭局上,由于语言不通,托马斯一直没怎么说话,但是脸上却始终挂着微笑,这也给陈衍生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2013年10月8日早上,陈衍生从报纸上看到托马斯·祖德霍夫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的消息以及他本人的照片,感到非常惊喜,“真的是我见过的那个人,好像就头发比三年前少了些”。

陈路和托马斯是在大约六年前一起参加美国一次学术会议时结识的。在两人相识之前,他们都各自有过一次失败的婚姻。不过,当时在学术交流会场,研究领域相同的陈路和托马斯很快就聊得非常热络。这段异国情缘有一个一见钟情式的开始。现在,陈路和托马斯已经育有一对儿女。陈路的高中同学兼好友顾峰回忆说,从与陈路的联系中能感觉出她的第二段婚姻生活很幸福,“我们班47名同学,有8到10人在美国和加拿大工作生活,其中有一个在加拿大做医生的同学跟陈路一家来往很多,听她说托马斯很爱护陈路。”

托马斯·祖德霍夫获得诺贝尔奖的消息一经传出,便被很多国内媒体贴上“无锡女婿”的标签,陈路在网上看到这样的报道后告诉了托马斯,逗得托马斯哈哈大笑。虽然这个家庭出了两个学术天才,但家庭氛围一点也不沉闷。陈路曾跟媒体透露,丈夫托马斯“是一个童心未泯的大孩子,在家最喜欢和孩子一起满地打滚,让孩子骑在他肩上。”

老师同学夸她是完美学生

在陈路的老师和同学眼里,她是一个完美学生,甚至用“天才”形容她也不算夸张。还在无锡辅仁高中时,顾峰就曾跟陈路说过,看好她将来能成大事,“没准还能得诺贝尔奖”。昨日下午,在老师陈衍生家里,顾峰提起年少时的“预言”,还坚信有一天能够成真,“我跟陈路说了,现在是你先生得诺贝尔奖,过几年你也能得,到时候咱们的合影就值钱了。”说完,顾峰大笑起来。

在陈路的高中班主任陈衍生眼里,陈路太优秀了。用陈衍生自己的话说,“从教42年,在辅仁教了18年书,能遇到陈路这样的学生,是我的幸运。”陈路在辅仁读初中时,成绩就非常拔尖,一直是陈衍生心里期盼能教到的学生。1986年,陈路进入辅仁高中,恰巧就分到了陈衍生的班里,还被陈衍生选拔为班长。

陈衍生还记得,高一才刚开学,陈路和顾峰听说无锡市要举办首届成年人辩论赛,便积极报名参赛。“他们才十四五岁的年纪,非常有激情,也敢于去挑战。”陈衍生说,好像最后还获了奖。顾峰记得,那只是入围赛的纪念奖,虽然只是每人一件衬衫,但这件事却成为青春期里很难忘的回忆。

陈路还写得一手好字,其文学功底也很深厚。高一的时候,陈路便从学校图书馆借到法国作家大仲马的《黑郁金香》,是英文原版,她开始翻译这本书。顾峰还成为译本的第一个读者。“我一直觉得陈路即便学文科也会取得不错的成绩,她就是很全面的那种学生很让人佩服,哦,对了,她排球打得也很好,是校队的。”

1989年,陈路从辅仁高中毕业。当年高考考了642分,仅以一分之差屈居无锡高考总分第二名,考入中国科技大学生物系就读生化专业。“其实陈路的数学和物理非常好,我教她物理,当时生化专业是新兴科学,她也不畏挑战。”陈衍生说。

1998年,陈路获得美国南加州大学博士学位,其后曾在南加州大学、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从事博士后研究。2003年,受聘任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神经、分子与细胞生物学助理教授,现已晋升为教授。

打四个国际长途给家里报喜

最先得知托马斯获得诺贝尔奖消息的也是陈路。诺贝尔奖评选委员会将“报喜”电话打到托马斯·祖德霍夫家里,电话是陈路接的。她告诉评选委员会托马斯在西班牙参加一个学术会议,可能正在路上开车。评选委员会的工作人员便希望陈路将这个好消息转达给托马斯,不过陈路没有同意,而是建议评选委员会稍后亲自打电话将这个好消息告诉托马斯,她觉得这样的肯定和惊喜不该由自己转达。陈路的同学顾峰觉得,从陈路的这个做法就能看出来,“她是个情商非常高的人,不是书呆子,待人接物很有水准。”

陈衍生告诉记者,10月10日早上,陈路从美国家里先后打了4个国际长途过来,“她说话听上去还是那么淡定,知道我们都在关心获奖的事,对我们的祝贺表示感谢。”

在陈衍生看来,陈路的从容淡定始终如一,陈路也曾有非常耀眼的学术记录。2005年,她获得了麦克阿瑟天才奖,奖金50万美元。这个奖主要颁给在各个领域内有创意的优秀人才,是通过匿名方式提名评选的,既不要求个人申请,也不面谈。陈路是近年来获得麦克阿瑟基金会天才奖的第二位华人女科学家。

然而,对奖项,陈路看得并不重。今年已经虚岁42岁的陈路仍坚持每天到实验室工作,她真正醉心的还是搞科研。“我和陈路是小学和高中同学,印象中,她好像很早就对自己未来的发展方向有了明确的想法,所以她选择出国深造,潜心搞学术。”顾峰说,这两天因为托马斯获了诺贝尔医学奖,有国内媒体辗转找到陈路采访,让陈路感到有些疲惫,“她在微信群里跟我们‘诉苦’,她不是没有能力应付,接受采访又不会比研究学术难,她就是觉得把工作时间用在这些问题上,有点浪费。”

诺奖颁奖礼陈路想穿旗袍

跟学业和学术上的耀眼成绩相反,实际生活中的陈路非常低调和朴素。昨日中午,记者辗转联系到了陈路的三舅。据说,这个舅舅在陈路还很小的时候就带着她,对她的性格影响挺深的。陈路的父母因特殊情况曾被分到外地工作,父亲还曾在辽宁鞍山工作过一段时间。在到中国科技大学读书前,陈路一直跟在无锡的外公外婆身边。不过,陈路的三舅在电话中婉拒了采访,仅表示陈路一直很低调,他也不想多说什么。

陈衍生一直保留着陈路那届毕业生的毕业照,从照片中能看出陈路的个子很高,穿着白衬衫和蓝色外套,与现在的样子差别不大。“2010年夏天,陈路回无锡作讲座那次,穿的也很普通,就是一个砍袖的裙子,她好像不太在意这方面。”陈衍生回忆说。

不过,在丈夫托马斯获得诺贝尔奖之后,陈路开始“在意”这个问题。按照诺贝尔奖有关规定,所有获奖者将在12月10日前往瑞典首都斯德哥摩参加诺贝尔颁奖典礼,纪念1896年去世的瑞典化学家阿尔弗雷德·诺贝尔。陈路理所当然会陪同托马斯一起出席此次颁奖礼。她的高中同学纷纷在微信群里建议她“一定要盛装出席”,其中顾峰就说“最好穿大红色的旗袍,再系条纱巾”,陈路对他的提议很感兴趣,也说确实打算穿旗袍参加颁奖礼。 

—————————————关注“bio360”微信公众号,第一时间获得最新资讯—————————————

热门标签:

十大热门资讯 /

Copyright 2015 生物360 版权所有
×
使用邮箱登录
邮箱:
密码:
类型: 企业 个人
  记住我(两周免登录)
忘记密码»
还没有帐号?点击注册»
使用第三方帐号登录
×
在线注册
邮箱:
昵称:
设置密码:
确认密码:
类型: 企业 个人
接收类型: 本站动态 系统通知
接收订阅: 生命科学每日新知 (查看模板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