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经费迷途:潜规则下的扭曲人性

来源:wsj / 作者:董洁林 / 2013-10-14
26 84 8404

科研经费迷途:潜规则下的扭曲人性

最近,笔者突然接到一位陌生女士的越洋电话,她说她丈夫是一位从美国回到中国高校工作的海归,归国几年时间,一步一步从一个谨小慎微的书呆子,变成了一个满嘴谎言、贪污科研经费的“坏人”。她屡劝不住,担心害怕。她说摆在她面前有三个可能选择:继续担惊受怕地过下去,向有关方面举报丈夫,再就是离婚。

我暗叹:“又一个段振豪!” 段振豪曾担任中国科学院地球部重点实验室主任并正式入围中科院院士候选人,却被妻子举报贪污而身败名裂,并于2012年底被以贪污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对于科研经费屡屡出现腐败,科技部长万钢在近日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说:“我感到很愤怒,也很痛心,更加感到十分的错愕、愤怒。”但愤怒不能解决问题。

关于国家科研经费的管理,中国和美国都有各自的挑战。在美国,人们谈论的主要问题,一是研究人员所处的单位对科研经费提取的管理费用(Overhead)太高,二是科研会议费用太多,且大多在风景优美之地,科研人员有用纳税人的钱旅游之嫌。在美国联邦参议员Tom Coburn于2011年对美国国家科学基金(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所做的一份独立调查报告中,他列举了几个主要问题:1、一些科研项目看上去很可笑,没有科学价值;2、国家科学基金会的工作人员职业操守有问题,例如上班时间看黄色录像,利用参与会议旅游,个别人接受被资助人的礼物等;3、基金管理不够严格,很少审计科研人员资金使用情况。

而在中国,人们谈论得更多的问题,一是科研项目立项过程有黑幕,二是科研人员贪污、挪用科研经费。中国科协于2004年公开出版的《全国科技工作者状况调查报告》中提到“调查结果显示,从全国来说,资金用于项目本身的比例在40%左右”。该报告对其余60%资金去向未作明确说明,但被广泛解读为其中相当部分成为一些人中饱私囊的猎物。关于这个话题,有不少媒体先后做过报道,批评矛头直指中国科研人员“道德败坏”,给出的解决建议都是如何“从严监管”。万钢部长也表示,科技部正在组建一个科研信息系统,课题立项、结题内容等信息都会在官网上公开发布,还将建立科研经费巡视制度。总之,“从严监管”仍然是核心思路。

事实上,相比美国来说,中国与科研经费申请和使用的相关规定和监管措施更严苛、更详尽,报销时除了发票,还需要各种辅助证据,如购买合同、银行付款记录、相关人员的证明等等,费用报销票据和过程的繁琐已经成为枷锁让诚实按照规矩办事的人举步维艰,但凡票据不全,一些即便是真实、正当的科研花费也不能报销。而在美国,仅凭收据就可以报销。然而奇怪的是,美国科研人员贪污违规情况虽然也有但并不多见,而中国这种现象却普遍而经常。

可以说,由于规矩太过细致严密,完全照章办事会一事无成,因此追求绩效的用人单位也只能对违规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本文开头那位女士的丈夫就自以为“本土化”很成功,中国高校付给他的工资不高但学校默许他从科研经费中报销所有花费,他也很快适应了环境,充分了解和运用“潜规则”,做得风生水起。人一旦养成违规的习惯是很可怕的,这种黑暗会蔓延、增长,形成自激励的循环,使得违规者越做越好,而循规蹈矩的人很难做事,然后逐渐不再做事,最后被淘汰出局。

另外,中国规则虽然严密,却有两个可以冲破规则的致命武器,一是权力,二是人情。有了权,规则就形同虚设,即使当权者自己不开口要求违规,也自会有人帮你安排得妥妥贴贴。还有,中国是一个人情社会,你让我绕个道,我帮你开个后门,规矩就在不知不觉中废掉了。就这样,一个完美的“劣币驱逐良币”的环境形成了。

比较中国和美国的科研经费政策,其中有一个显著的差别是美国科研经费的相当比重用来为科研人员发工资和福利,而中国的科研经费是不能或很少用于科研人员的工资、奖金和福利的。目前在中国领导高科技企业的项晓东博士曾经在美国伯克利国家实验室任职,在中国和美国都有丰富的科研经验。他认为中国目前有关科研经费管理的政策仍然是早年计划经济的产物,当年参与科研的都是公立大学和科研事业机构人员,其工资都由政府制定和发放。而现在国家科研项目参与者已经扩展到私企及国企,若科研经费不能或很少可用于科研人员的工资,则很难支撑其承担科研项目的创新原动力──人才费用。而只有设备购置,没有人才参与的项目是不可能完成创新的,与时俱进的改革很有必要。美国科研经费用于人才的费用只能按照用人单位按市场标准制定的人员工资标准发放,科研项目负责人无权发放奖金,从而避免了贪腐渠道,可以借鉴。

这项政策差别给中国带来两个问题:第一、对于公立大学和国家研究机构来说,教师和研究人员的基本工资很低,与目前的生活成本以及高级知识分子的市场价值相差甚远,因此他们必须自己赚一些“外块”来维持日常生活,而能够拿到国家各类科研基金的教师都是比较优秀的,如果他们把时间和精力都放在科研项目上,而做项目又不能带来额外的经济收益,那么面对日益昂贵的市场,生活很难。这就是造成从科研经费报销一些非科研发票这种“潜规则”盛行的经济基础。第二、对于参与科研的企业来说,科研经费只能买设备而没有相应的人员工资配套,无疑让项目的实施成为跛腿鸭,于是很多参与科研的企业也只好普遍违规。

当然,任何严密的规则都会有漏洞,也都会有以身试法的人钻空子。但是,如果游戏规则失灵而潜规则盛行,那么就是规则出了问题。鉴于这种情况,我的建议是:第一、重审现行的科研经费政策,但主要思路是如何让规则更人性化、更符合现在的经济和市场环境,而不是把所有科研人员都当成潜在罪犯,把网结得更密实。顺从人性、让诚实的科研人员在不违规的情况下可以把项目做完、做好的规则,才是好规则,否则明面上严密的规则迟早会被“潜规则”所替代。第二、在研究经费中,容许科研人员提取部分研究工资,这样一方面鼓励最好的人从事科技研究,也理顺那些过时的、与现实情况相悖的规定。更重要的是,减少“潜规则”扭曲人性的几率,不再源源不断输送营养培养“腐败分子”。

“我们夫妻感情很好,没有二奶小三什么的,”陌生女士在电话那头说,“我在美国呆了几十年了,价值观已经固化,况且我们从来不缺钱。你不知道受良知折磨、加上担惊受怕是什么滋味,还有,我希望我们的孩子以一个正直、高尚的父亲为荣。”

“可是他已经走火入魔,把邪路当成了事业成功,我已经唤不醒他了。举报不仅让他回不来美国,还可能把他送进监狱,我不忍心这么做。看来,除了离婚,别无选择了。”她声音中有几分哽咽,而我除了做一个好听众,无法提供更好的建议。

本文作者董洁林博士是苏州大学特聘教授、清华大学中国科学技术政策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

延伸阅读:

经济学人:中国式科研背后愚蠢的中国式逻辑

关注微信公众号(bio360),定时推送,福利互动精彩多
168

参与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3年前

其实,大家可能都知道,相对于与“科研经费的滥用”,“科研项目立项过程有黑幕”可能更是非常严重的问题。不信大家可以去查查我国“十一五”与“十二五”的科研项目,特别是由科技部支持的所谓“支撑计划”等,其中

匿名回复 发表
3年前

建议教育部,科技部和其他与项目有关系的部门领导,比较一下欧美发达国家,日本,韩国他们对知识分子的待遇问题如何处理的。在现有体制下,如何保持知识分子有尊严的生活。(旅游业行规,不喜欢带教师团,抠门,斤斤

匿名回复 发表
3年前

美国的科研经费可以有50%以上的人员经费,中国的经费里面有吗?写这个文章的人脑子被门夹住了。狗X的

匿名回复 发表
3年前

逼良为娼,典型的体系出了问题。

匿名回复 发表
3年前

权力和人情永远大于规则,当然是不对的。我本人不是规则至上的支持者,我觉得规则是服务于目标的,这个服务功能丢失时,当然就要打破它。但是无论如何,规则都不能被权力和人情打破。去除掉权力和人情的影响,需要不

匿名回复 发表
3年前

与市场上大型上市公司的高级科研人员相比,国立大学的科研人员,工资连人家的零头都不够,还怎么静下心做科研?再者,Gov从来都是只给政策不给钱,说白了,就是政策上员工的绩效、工资高了,但部分钱却要单位自筹!

匿名回复 发表
3年前

国家是既要马儿跑得快又要马儿不吃草!

匿名回复 发表
3年前

制度决定道路。

匿名回复 发表
3年前

说得很好!文中不但提到高校和科研院所,也提到企业了!以往一说到科研,让人们不自觉地只想到高校和科研院所,其实我国现阶段,企业是创新的主体,Gov大部分经费,如863、国家科研支撑计划、重大专项、中小企业

匿名回复 发表
3年前

逻辑混乱,在“一是权力,二是人情”的规则下,能够“拿到国家各类科研基金的教师都是比较优秀的”吗?

匿名回复 发表
3年前

此文应该作为内参 ,送到有关部门,作为实践群众路线活动中的一件大事来搞,制度改革才叫真正的改革

匿名回复 发表
3年前

说明给海归的钱太多,有些项目审查者甚至连申请书内容都不看,只要是海外学者就全票通过,这也是潜规则。

匿名回复 发表
3年前

同意这种观点。高校里的讲师,一个月薪水才3600,贷款买一套房子,每月还贷4000+,装修时发现铺地板砖的、改水电的都比自己挣得多得多。如果申请到了经费只能用于所谓的纯科研,那岂不是能者多劳、多劳者不

匿名回复 发表
3年前

关注:万钢部长注意到了

匿名回复 发表
3年前

真不知道40%是如何计算的,科研本身就是没有固定流程的,一个做科研的如果连开会都不能使用科研经费,那也太悲哀了吧?不走出去参加学术活动,把自己关在小房子里,能做好科研才怪!

匿名回复 发表
3年前

这就叫逼良为娼。一个国家的国民素质是由一个国家的政策所决定的。

匿名回复 发表
3年前

这就是资本主义与初级阶段教育的差别所在!

匿名回复 发表
3年前

分析精辟到位

匿名回复 发表
3年前

此文分析入木三分,精辟,提的建议也切实可行,希望政策制定部门认真思考。我们学校规定副教授开会住宿标准是150元,超出部分不给报销,在北京上海这样的旅店很难找的,为什么科技人员就这么寒酸。

点评

匿名: 学校的政策是针对普通教工的,那些领导住的还不都是高级宾馆呀。 回复:
3年前
匿名: 我们学校出差每天饭钱补助是15块,你拿15块在任何一个城市吃一天试试,何况北京上海这样的城市? 回复:
3年前
匿名: 那就不去参加。 回复:
3年前
匿名回复 发表
3年前

对于公立大学和国家研究机构来说,教师和研究人员的基本工资很低,与目前的生活成本以及高级知识分子的市场价值相差甚远,因此他们必须自己赚一些“外块”来维持日常生活

匿名回复 发表

评论

换一换

很多基础研究人员利用了这些潜规则,突破底线,制造了大量无用,甚至有害的SCI

是真的吗,我是.hsv1有用吗,不会是假新闻吧

确实挺好的。

是不错!!

 关注生物360微信

关注生物360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