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所在位置:生物360 » 新闻 » “Nature:学术出版界的黄金俱乐部”

Nature:学术出版界的黄金俱乐部

来源:Nature / 作者:Eugenie Samuel Reich / 2013-10-18

/ 4694 / /


三年前,当德克萨斯州休斯顿大学的化学工程师、助理教授 Jeffrey Rimer 的一篇关于肾结石生长抑制剂的论文登上了《科学》杂志的封面后,他感觉到其它科学家对待他的态度有了巨大的转变。例如当同事们介绍他的时候,常常会提到他发表的论文和他已经获得的声誉。Rimer 说:“同事的反应,让我感觉自己就像加入了一个俱乐部,无论这样判断公平与否,好的文章也许就能证明你有能力做出好的研究。”

科研工作者常常说,在著名期刊上发表论文有助于事业的上升。几十年来,最受追捧的期刊无外乎《科学》和《自然》——尽管这两个拥有广大读者的期刊拒稿率高达 90%。发表在这样期刊上的一篇文章,可以为你带来工作的机会、演讲的邀请、资金的支持、甚至还有各种形式的奖金和奖品。Rimer 相信是他的《科学》论文帮助他在 2012 年获得了总部在休斯顿的化学研究资助机构 Welch 基金会的拨款,并且为他带来在大学任职的机会。

他的这些经历正是许多科研工作者的真实写照——为了发表论文使出浑身解数。但出版界正在迅速变化,最主要的体现就是这两个权威期刊所面临的竞争日趋激烈。例如,推进论文的开放存取使得自 2010 年 10 月以来,超过 5000 种期刊诞生,这些期刊以及一些成熟的开放存取出版物,吸引着越来越多的手稿,这对于那些领先期刊是一个很大的威胁。

除此之外,一些倡导开放获取运动的期刊把重点“打击”对象定为《科学》和《自然》,它们给自己打上了“魅力期刊”的标签。他们称一个期刊的声誉是商业模式的一部分,以此来证明自己的订阅率。许多科学家把更多的精力放在文章究竟发表在哪些期刊上,而不是全部集中在科研本身。因此在某种程度上讲,《科学》、《自然》以及许多类似的期刊对于一个科学家的职业发展具有一定的决定性作用。伦敦帝国学院的结构生物学家 Stephen Curry 曾在自己的博客中写道:“科学家对此的追求就像上瘾一样。”

为了了解期刊出版行业的变化是否改变了顶级期刊对科研学者们的诱惑和影响,《自然》杂志采访了几位在 2010 年《科学》、《自然》和同类学术期刊上首次发表文章的青年科学家。

Nature:学术出版界的黄金俱乐部

受访者

其中的几位科学家说,三年过来,在顶尖期刊发表论文确实为他们的事业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帮助。虽然他们也不知道,倘若没有这些出版物,他们的职业生涯会是怎样开展,但他们仍相信那些论文确实有很大的价值。有一些科学家成立了一个组织,承诺不向《科学》和《自然》期刊投稿并以此作为自己的科研原则。但是大部分青年科学家并不愿意加入这样的组织。

然而现在有一些批评人士正在努力改变研究者们对科研价值的评判方式。Sandra Schmid 是得克萨斯大学西南医学院的细胞生物学家。她和多数学者一样,正在寻找合理的方式识别前途的科研候选人而不是单纯依靠文章所发表的期刊来判断科研能力。她认为为了在这些期刊上发表论文而做科研的弊大于利。

顶级期刊带来的荣誉

肿瘤医学家 Ping Chi,三年前在《自然》杂志上发表了一篇论文,这使得她对新癌症药物的临床研究取得了一个很高的起点。她的论文调查了两种胃肠道肿瘤蛋白如何稳定地存在。如果这篇文章发表在一个不太知名的杂志,她也许依然会受雇于纪念 Sloan-Kettering 癌症中心,但她很可能不会收到这样慷慨的资金支持,在过去,她要花费两年的时间才能筹集到这么多的钱。而现在,她有能力去说服她的合作者和制药公司来支持相应的临床试验治疗。

Chi 说,发表在《自然》的文章,使她的工作取得了重大的进展,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它受到了媒体关注。

在一些发展中国家,在顶级期刊出版有额外的诱惑;在中国和印度,当论文发表在顶级期刊上时,研究人员有时会收到奖金或加薪。Yingjie Peng 是英国剑桥大学 Cavendish 实验室的一个华裔天体物理学家,他曾表示,如果他想在中国寻找一个大学教师的职位,那么《自然》或《科学》论文在此时的作用将是无价的。“行政人员也许不能理解科研工作本身的价值,通常他们会通过比较论文发表的期刊来判定你的科研能力。”Peng 说。

Peng 认为在美国和英国,是否能在顶尖期刊上发表论文似乎没有在中国那样重要。例如很多科学家不会过分关注某一篇文章是谁做的、发表在哪里,他们更加关注文章中的具体工作和所用到的技术。Peng 有一篇关于星系演化的文章,三年前发表在《天体物理学杂志》上,目前的被引次数已经达到 150。

比起《科学》和《自然》,《天体物理学杂志》对论文的字数限制更少,这使得作者可以更加详细地描述实验过程和解释实验结果,而不是仅仅提出一些结论。他认为正是这篇论文为给他带来了 Cavendish 的工作。

诺华生物医学研究所的细胞生物学家 Anke Bill,也有着类似的经历。2010 年,她的论文发表在著名期刊《细胞》上。他的论文聚焦于细胞附着蛋白,这一类蛋白有可能与人类患肺癌相关。Bill 说,最初她们做了大量的工作,想把文章发表在《自然》上,但是专家评审意见认为她们需要做更多的实验。可当她们再次提交论文和额外的数据后,《自然》编辑又以文章太长等为由拒稿。但是《细胞》接收了这篇补充后的论文。

Bill 说,一篇《自然》或《科学》论文会使她在生物医学界拥有更高的声望。但是在她的科研领域,《细胞》的影响力更胜一筹。这篇论文证明了她有发现和验证一个新假说的科研能力,让她得到了来自社会各界的积极反馈。

还有一些科学家指出在投稿时可以选择一些稿件相对较少或发表量大的期刊,例如在线发表大量论文的《PLoS ONE》。耶鲁大学古生物学博士后 Nicholas Longrich 曾 2010 年在《PLoS ONE》上发表了证实霸王龙同类相食的文章。他告诉记者:“事实上,你可能不会被顶尖期刊拒稿,但是发表在其它期刊上,论文可以更快发表。”

Longrich 非常喜欢《PLoS ONE》开放存取的做法,这样读者更容易看到他的论文。但是他表示,直到他有论文发表在《PNAS》上之后,他才得到了现在的工作——英国巴斯大学的讲师。“如果在《自然》上发表论文,我的事业是否会有更好的发展?我不能证明这一点,但我想应该是这样的。”他说。

期刊影响评价

目前一个学术期刊的评估时通过影响因子实现的。杂志影响因子每年由汤森路透公司公布。例如一个杂志 2013 年的影响因子是指 2011-2012 年发表的论文在 2013 年的被引总次数除以该期刊在指 2011-2012 年内发表的论文总数。

Curry 在自己的博客中写道《自然》和《科学》拥有如此高的声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它们的影响因子高(2012 年分别为 38.6 和 31)。但是影响因子应该反映的是文章的平均水平,并不应该仅仅是由几篇被引频次很高的文章而拔高。这一点非常不合理,许多没有被引用过的文章也因出自同一期刊而“沾光”。这番言论引发了人们的广泛讨论。

一些专家都在积极采取措施试图动摇的主要期刊的绝对权威地位。2012 年 12 月,数以百计的科学领袖、资助机构、学术期刊和其他组织聚集在旧金山签署《研究评估宣言(DORA)》,批判唯影响因子的科研评价机制。德州细胞生物学主席 Schmid 签署了 DORA 并撰写了一篇评论文章说她的部门将不再以所发表文章的期刊作为筛选应聘者的条件。

她所在的部门每年会招聘一个或两个教员,可是每个职位接收到的简历却多达 300 份。在过去,没有在顶级期刊发表过文章的应聘者都被淘汰,但 Schmid 本人并不赞同这样的筛选方式。她认为“在聚光灯之外还有许多才华横溢的科学家”。现在她们在应聘者的工作经验和职业规划的基础上进行简历筛选。

影响因子排名赛

前文中描述的各种变化是否已经是一种普遍现象,因为很多机构的研究评估和招聘流程是保密的。但是 Elsevier 的科学顾问 Henk Moed 认为,期刊的影响因子依然左右着许多雇佣决策。评估者很有可能依然会根据期刊的平均影响因子为求职者排序。他指出,一些机构的排名如世界大学学术排名,明确地将发表论文的数量和期刊作为排名依据。这就使得一些大学,同样会以此标准衡量教师的学术水平。Moed 说:“在评价过程中,期刊的水准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但是这个角色的戏份被加重了。”

很多科学家同意 Moed 的观点,Case Western Reserve 大学的生物化学家 Amy Ruschak 说她2010年的《自然》论文帮助她成功获得了所申请的工作。她表示“这才是关窍,但是没有人会特意强调这些”。

Moed 指出,文献计量学家正在试图定制提高期刊质量的措施,与此同时也想要改变研究者的科研价值取向。美国细胞生物学学会执行董事Stefano Bertuzzi表示,尽管在当前的科研氛围下,顶尖期刊被过分“抬高”,但是这种显现会随着开放存取的推进而有所改善。

Visibility 是 Buck 研究所的细胞生物学博士后,2010 年她就将自己的关于干细胞 DNA 损伤的论文投稿到了《PLoS ONE》。她认为,人们在查阅文献时,通常是通过谷歌搜索列表,而不是通过论文影响因子。

还有一些迹象表明,领先期刊没有跟上出版界增长的步伐。在过去的十年,科学家向《自然》和《科学》投递的手稿分别增长到每年 10000 多篇和 12000 多篇。尽管如此,世界范围内科研文章的发表数量的增长速度更快,这说明许多研究人员已经转向了其它的期刊。

Nature:学术出版界的黄金俱乐部

竞争日趋激烈

2012 年,加拿大的蒙特利尔大学的信息科学家 Vincent Larivière 研究了一些世界顶级期刊。他发现,尽管这些期刊出版的个别文章的被引频次在不断上升,但是就整体而言,平均被引频次反而呈现下降趋势。这些期刊没有与整个行业的变化保持同步。

《自然》和《科学》的编辑办公室也许比其它期刊更加忙碌,因此编辑会首先选择更容易发表的论文。既然现在电子出版已经导致大量的在线信息的出现,那么期刊可以转向致力于提升论文阅读价值,选择最优的文章发表,Larivière 如是说。

芬兰的气溶胶化学家 Annele Virtanen 对此表示赞同。2010 年。她在《自然》上发表了一篇关于有机气溶胶粒子的文章,推翻了该领域的传统认知。这就意味着她的研究有助于推动相关方向的研究。她现在有更多的研究结果打算再向《自然》或《科学》投稿,她相信在这些期刊上发表文章意味着自己必须做最优秀的研究,才能脱颖而出。她说:“这提高了科研的水平,我个人并没有看到那么多的弊端。”

原文检索:

Eugenie Samuel Reich. Science publishing: The golden club. Nature, 17 October 2013; doi:10.1038/502291a

—————————————关注“bio360”微信公众号,第一时间获得最新资讯—————————————

热门标签:

十大热门资讯 /

Copyright 2015 生物360 版权所有
×
使用邮箱登录
邮箱:
密码:
类型: 企业 个人
  记住我(两周免登录)
忘记密码»
还没有帐号?点击注册»
使用第三方帐号登录
×
在线注册
邮箱:
昵称:
设置密码:
确认密码:
类型: 企业 个人
接收类型: 本站动态 系统通知
接收订阅: 生命科学每日新知 (查看模板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