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ure:表观遗传学与考古

来源:孙学军博客 / 作者:孙学军 / 2014-04-21
0 19 1917

Nature:表观遗传学与考古

尼安德特人和现代人的基因序列几乎没有差别,但是远古人类和现代又存在明显的生物学表型的差异,那么人类的生物学进化是如何实现的。这一直是困扰着生物学领域的一个问题。最近《科学》一篇关于古人和现代人表观遗传学差异的研究,对这个问题提出了一种解释。

那么能否就这样说,表观遗传学代表了物种内进化的方式,而物种之间的进化则需要基因序列上的改变。表观遗传学是经典遗传学的修饰性变化,序列是基础,表观是形式。性状必须依靠形式体现出来。因为表观遗传学是绝对某些基因是否表达的关键调节方式,所以弄清楚这些问题对理解生物学性状的差异将十分关键。

通过对古代人类和现代人类表观遗传学差异的研究,或者能找到人类进化的分子原理,对理解人类的许多遗传相关疾病也具有非常重要的提示意义。

另外,表观遗传学往往存在不能许多代传递的问题,这种差异如何被长期保留的也是一个比较棘手的问题。也许,表观遗传学信息可以固定在经典遗传学的序列中,或者许多非编码序列,非编码RNA等一些稳定遗传的形式,包含着表观遗传学信息。或者说经典遗传学本身就已经将表观遗传方式作为一种可稳定遗传的信息,只是我们现在仍不了解。

延伸阅读:

Science:比较远古与现代人的甲基化图谱

原文检索:

Ewen Callaway. How to build a Neanderthal. Nature, 17 April 2014; doi:10.1038/nature.2014.15063

David Gokhman, Eitan Lavi, Kay Prüfer, Mario F. Fraga, José A. Riancho, Janet Kelso, Svante Pääbo,Eran Meshorer, and Liran Carmel. Reconstructing the DNA Methylation Maps of the Neandertal and the Denisovan. Science, 17 April 2014; DOI:10.1126/science.1250368

关注微信公众号(bio360),定时推送,福利互动精彩多
38

参与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评论

换一换

广东省的护士可以吗?

这是真的吗?什么时候上市

希望对腺泡状肉瘤有效

期待加等待。

 关注生物360微信

关注生物360微信